035棋牌

2019-08-09 | 作者:微軟亞洲研究院

編者按:8月30日,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微軟主題論壇暨2019年“二十一世紀的計算”學術研討會將在上海舉行。加州大學聖叠戈分校(UCSD)移動計算學教授周源源屆時將作爲演講嘉賓之一出席大會。周源源博士致力于計算機可靠性、數據中心管理和移動系統的研究,還聯合創辦了三家創業公司,正不斷用她的學術和創業激情重塑學術界和工業界的界限。


馬克?維瑟獎首位女性獲獎者

从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本科毕业后,周源源在普林斯顿大学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主攻计算机系统方向。但起初她却觉得挑战性不强,“连我都能听得懂,能有什么挑战?”后来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 Barbara Liskov(2008年图灵奖获得者)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觉得容易的事不一定是无趣的,说不定正是你擅长的呢?”

周源源,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计算机工程系教授、ACM Fellow、IEEE Fellow

事实证明,Dr. Liskov 的看法是对的。2015年,周源源憑借“對複雜計算機系統缺陷的監測與修複所做出的創新性貢獻”,成爲被譽爲“計算機系統領域的菲爾茲獎”的馬克?維瑟獎的第15位獲得者,也是該獎首位女性獲得者

马克?维瑟奖(Mark Weiser Award)创立于2001年,每年经严格的提名和评选程序后选出一位处于职业生涯前20年的获奖者,以嘉奖他们对“高度创造性、创新性以及可能存在高风险”的计算机系统研究的贡献。该奖强调获奖者对计算机系统领域的影响力。

周源源从2004年就开始在管理数据中心后台数据以及计算机软件代码引入了一种新的方法,用通用的模式识别、数据挖掘、人工智能,甚至自然语言处理来分析海量数据,不久工业界也开始采用这种方法来管理云和数据中心,而且部分成果还实现了产品化。UCSD 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前主任现大数据学院院长 Rajesh Gupta 在其获奖后评价说:“源源的研究重新劃定了系統研究和軟件工程的界限,提出了既能提高技術水平又能立即應用于實踐的解決方案。

周源源曾经发表一篇关于 CP-Miner 的论文,收录于2004年的 OSDI 和2006年《IEEE软件工程汇刊》中,她提出的 CP-Miner 可以发现大型软件代码中由复制-粘贴带来的问题。实际上,操作系统的很多缺陷都是由代码的“复制-粘贴”造成的,而当时已有的静态代码分析器要么不足以应对大型软件,要么无法在复制代码被部分修改的情况下稳定执行,于是周源源的团队开始用数据挖掘的方法自动检测和分析“复制-粘贴”错误,后来她创办了 Pattern Insight 公司,这个工具也变成了公司初期的主力产品。周源源的很多研究都是像这样从实际问题出发,站在工业产品的前端,具有影响工业界的潜力。

2018年,她基于系统配置错误的研究推出了一节名为“To Err is Human”的讲座。讲座名称恰好代表了她对系统研究的理念:这句英文谚语的意思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由人设计的系统亦非圣贤,犯错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面对错误的是人”,即人可以提前設計系統,減少故障的發生,人的分析預判和介入至關重要

如今,周源源所培養的多位博士也已獲得頂尖大學的終身教職並成爲系統領域的學術新星。作爲系統領域少有的女性和兩個女兒的媽媽,她也特別關心女性研究者的發展,她認爲女性在選擇研究和職業方向時“不應該輕易下定論說自己不行”。

學術和創業雙軌推進

在周源源的学术生涯中,她与他人共同创立过三家公司,前两家被 VMware 等上市公司成功收购。而2014年以来,她一直致力于第三家创业公司 Whova 的工作。和很多先科研后创业的案例不同,周源源的学术和创业经历几乎同时进行,而且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从普林斯顿大学博士毕业之后,周源源的博士论文便吸引了风投,她也因而开创了第一家公司 Emphora。两年之后,该公司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之后,她又听从了导师的建议,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担任教职,在那里工作了7年。

在 UIUC 期间,周源源受创业经历影响而大胆转变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她的博士论文研究的是存储系统,但创业时和工程师们艰辛的 debug 过程让她意识到市面上缺乏软件诊断工具。因此重回校园后,周源源转而为系统開發人員研究一些专门的工具。她的研究成果慢慢影响了软件工程领域的研究人员们。三年半过去,她便获得了 UIUC 授予的终身教职。

2006年,她的研究论文又得到了几家大公司的关注,他们希望能把研究原型做成产品。周源源觉得这个机会很好,所在学校也支持教职工创业,她便和几个刚毕业的博士和硕士生创办了 Pattern Insight。这家公司致力于系统数据分析,应用了早期的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等方法,在2012年被 VMware 公司收购,并成为 VMware 数据中心产品的核心模块之一。

在从事教学研究的同时,周源源观察到很多学生参加学术会议时不知如何与人交流,就与学生一起开发了一个会议管理和社交软件 Whova。该软件可以利用人员搜索的自动引擎建立一个包含所有参会者的档案,让参会者可以提前相互联系,也可在会议期间单独交流。这款 APP 将会议中的随机社交变成了有计划性的社交。自 APP 推出以来,已为85个国家或地区的8000多场会议和活动提供了帮助和支持。

彌合學術界和工業界之間的鴻溝

科研和創業的雙重經曆給周源源帶來了多重好處。首先,工業界的經驗能讓她在學術研究中更清楚系統面臨的實際問題,研究成果能快速落地。而從學術界回到工業界時,她依然保持著學術界特有的對嚴謹性的追求。

不同于大众对教授们“一本正经”的刻板印象,周源源酷爱遊戲和金庸小说。她最喜欢的一款遊戲是《文明》(Civilization),“这是一个决策性的遊戲,玩家可以投资科技,或者招兵买马去打仗,也可以发展经济”。2008年,周源源收到了很多学校抛出的橄榄枝,其中 UCSD 特意送了她一套《文明V》,正是这一举动成功“收买”了她。在周源源眼中,创业也像遊戲一样,“每攻克一个关卡或有一小步长进,都会让人很开心,但又从来不需要考虑失败”。

她認爲學術和創業從本質上是很相似的,“創業好比組裝一輛車,將各種各樣的、破舊的零件攢在一塊,希望能夠風光地帶著隊友到達目的地;而學術研究就好比制作汽車的引擎,夢想著能讓汽車飛起來。從某種意義上講,創業與做學術研究的人都懷揣著一個夢想”。

但她也強調,創業與學術研究有不同之處。雖然兩者都強調實際問題,但學術界考慮得會少一些。另外,學術研究的實驗,做到三成就可以了;而工業界的産品實驗要做到九成,“這樣別人才會購買”。此外,學術研究做的是一項研究的“一個點”;而工業界做産品,是“一個面”,比如要做成一個系統,有時還要考慮與其他系統的結合。

那麽如何實現學術界與工業界的融合,跨越它們之間的鴻溝呢?周源源認爲解決辦法就是“擴大相同的地方,彌補不同的地方”,比如在創業時不要太看重學術所強調的“新穎性”,後發優勢也很重要;而學術研究則要從實際問題出發,如果只是從別人的文章裏尋找問題,就好比連大象都沒有摸,就直接去問盲人大象什麽樣,至少要自己摸摸“大象”來找到真問題。

 

參考資料:

[1] Yuanyuan Zhou's Homepage

[2] Google scholar

[3] Talk - learning from my startup mistakes (video)

[4] Talk - To Err is Human (video)

[5] Computer scientist receives prestigious award foroperating systems research

[6]馬克.維瑟獎首位女性獲獎者周源源教授交流會感想

[7]周源源:彌合學術界和工業界之間的鴻溝

標簽

?